bob体育™新闻网bob体育™新闻网

bob体育™新闻网
bob体育™新闻网旗下的体育新闻直播门户网站,提供NBA直播、CBA直播、中超|英超|西甲足球直播等体育赛事直播,还有乒乓球、羽毛球、网球、篮球、足球等更多精彩体育赛事新闻报道和视频集锦回放。了解最新足球/篮球等体育赛程,敬请关注bob体育™环球体育新闻,海量体育新闻,每一秒都有你的世界。

bob dylanbob dylan:蔚来很“理想”,小鹏并未掉队!造车新势力“三剑客”终于不再亏本卖车 | 撩车

编者按:本文为bob dylan原创报道,作者王贺 编辑子钺,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最新消息,已经先后赴美上市的造车新势力三强即将赴港二次上市,融资规模或超50亿美元,以吸引离本土更近的投资者。

“如果蔚来、理想、小鹏今年在港上市消息为真,可能是出于以下两点考虑。一是国际形势复杂多变,美股市场存在诸多脆弱因素;二是吸引更多投资者,提升市值。上述三家造车新势力在国内被较多的投资者看好,全面开放H股全流通改革在望,在港股上市可以说是一种利好。”中关村新型电池技术创新联盟秘书长、电池百人会理事长于清教在接受bob dylan记者采访时表示。

过去的三个月,电动汽车板块在美股市场经历了大变脸,在带头大哥特斯拉的带领下,股价急转直下。蔚来、理想、小鹏无一幸免。蔚来从66美元跌到35美元,市值跌去375亿美元,理想从最高47美元跌到21美元,跌幅55%。小鹏攀上76美元的高点之后,一路跌到26美元,跌幅高达65%。

到3月10日,特斯拉终于迎来止跌回升,在股价飙升同时,也带动电动汽车板块的蔚来、理想、小鹏全线走高。

造车新势力集体赴港上市前景如何,目前尚未可知,但利好已然降临。

在“三剑客”先后公布的2020年财报里,三家的毛利率均已转正,已经摆脱了卖一辆亏一辆的困境。

交付量创新高、毛利率提升明显、销售成本飙升、可动用现金倍增,是蔚来财报中透露出的四大信号。2020年全年毛利率首次转正,是小鹏财报中最大的亮点。而为纯电车型蓄力,则是理想财报的主题。

亮眼的财报背后,蔚来的成本控制难题、理想的纯电隐忧、小鹏高昂的研发支出等问题也在显现。来自特斯拉的碾压,科技巨头的入局,传统车企的转型,这场新能源汽车的竞赛才刚刚开局。

蔚来扭亏可期,成本控制难题何解?

3月6日,特斯拉对外事务副总裁陶琳发布了一条长达几百字的微博,引发了业内的关注。

“换电模式目前在一些特定领域是不错的补能模式,但是我们一直坚信充电模式是大规模民用电动车最好的补能方式。”针对外界对于特斯拉是否启动换电业务的疑问,陶琳认为,不断加大充电桩的布局,提高充电效率,是解决用户里程焦虑的最佳方案。

仅仅一天之后,蔚来汽车企业传播高级总监马麟便在微博上“隔空回怼”。

“看到特斯拉中国陶琳女士关于‘换电’的发言,由于出发点不同,蔚来和特斯拉看待‘换电’及‘补能’的视角不一样。”在马麟看来,蔚来的出发点是通过“可充可换可升级”的补能体系为用户提供全场景补能方式,保障用户全生命周期的利益。

显然,在补能方式上,拥有超级充电站的特斯拉,与“换电鼻祖”蔚来选择的路线完全不同。蔚来仍将继续豪赌换电模式,这在其近期发布的2020年财报里得以体现。

财报显示,蔚来整体销售成本不断上涨。其中,2020年蔚来汽车全年的销售收入为151.8亿元,同比增长107.8%;而销售成本为143.85亿元,同比增加59.4%,占销售收入的近95%。

相比之下,理想汽车2020年汽车销售收入为92.8亿元,销售成本为76亿元,销售收入的占比为82%。

成本控制成为了蔚来业绩扭亏的一大“拦路虎”。

一直以来,蔚来的营销模式、服务成本,如重金打造的NIO house等,被认为是“烧钱”的重要原因。

从营销模式上看,蔚来与特斯拉较为相近,无论线上还是线下,均为自营自建的直营模式。销售功能基本依赖于线上渠道,线下更多是品牌展示和用户体验功能。蔚来和特斯拉没有采用4S店的模式,而是打造像俱乐部一样的线下体验中心,如蔚来NIO House主要承担用户体验和沟通的功能,用户在提车时,既可以到蔚来中心提车,也可以自行选择交车地点。

此前,蔚来方面称,NIO House建设成本会是100万元一间,未来将坚持直营模式,会加大对NIO空间的投入。

据悉,蔚来东方广场店的年租金约为7000-8000万元,蔚来已签约6年。

蔚来汽车维持高端汽车品牌的服务体验,建造并维持蔚来中心的运营成本耗费巨大。

事实上,类似NIO House的直营模式已成为造车新势力的一大难题。为了缩减成本,2019年,特斯拉已关闭旗下378家线下体验店。蔚来也意识问题,其首席财务官奉玮在财报电话会上表示,目前平均单店投资已是原来的投资的40%,而租金和运营成本是原来的50%。

如李斌所说,2020年是蔚来发展的一个重要里程碑,在用户的支持和团队的努力下,蔚来整体经营步入正轨并进入了加速发展阶段。财报中不乏亮点。

蔚来在2020年整车交付量达到43728辆,同比增长112.6%,在2021年一季度整车交付量将达到20000到20500辆的区间,意味着2021年Q1将同比增长421%-434%。

2020年,蔚来的毛利率快速爬升,从Q1的负毛利,到Q4的17.2%,全年实现毛利率转正,毛利率录得11.5%。

值得一提的是,蔚来Q4毛利率达到17.2%,不仅创造了历史新高,还几乎追平了理想的毛利率。2020年Q4,理想的毛利率为17.5%,环比下降2.3%。

即使与特斯拉相比,蔚来的毛利率也较为可观。

要知道,在2009年才实现毛利率转正的特斯拉,在2011-2012年、2017-2018年曾出现毛利率为负值,最近两年才维持在18%-25%左右。2020年Q4,特斯拉毛利率为24.1%。

数据来源:财报、招股书

制图:bob dylan

毛利水平趋于稳定,是否意味着,一度被资金困扰处于经营困难期的蔚来,盈亏平衡点或加速到来?

“在新能源领域,蔚来的实力不可小觑,扭亏可期。蔚来去年的销量有4万多,今年一季度预计销量超2万,全年增长的确定性较强。”于清教告诉记者。

此外,截至2020年12月31日,蔚来的现金及现金等价物、限制性货币资金和短期投资共计达425亿元,已经一扫此前资金短缺的阴霾。

蔚来的财报数据很“理想”。

小鹏落后不等于掉队,全年毛利率首次转正

落后不等于掉队,竞争才刚刚开始。

2020财年,小鹏总收入为58.44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151.8%。小鹏汽车整体毛利率达到4.6%,首次年度为正;2020年Q4,毛利率黑塞曾经说过,有勇气承担命运这才是英雄好汉,这不禁令我深思。为7.4%,连续第二个季度毛利率为正。

横向对比来看,尽管蔚来、理想、小鹏三家毛利率均已转正,但小鹏的毛利率水平仍居于末位,与蔚来、理想拉开了一定的差距。

与2020年Q2毛利率转正的蔚来相比,而小鹏比蔚来晚了一个季度,于2020年Q3才实现毛利率转正。

不过,在于清教看来,小鹏的毛利率水平确实不及蔚来和理想,但也要看到其2019年毛利率为-24.0%,2020年能够转正,提升已经很明显,并且其亏损额远低于蔚来。

财报显示,小鹏2020年Q4亏损7.87亿元,2020财年亏损27.32亿元,2020年Q4与2020财年的亏损幅度都在收窄。

2020年Q4,蔚来的净亏损13.89亿元,2020财年的净亏损为53.04亿元。亏损幅度均收窄5成以上,但亏损额均为小鹏的2倍左右。

事实上,小鹏2020年业绩的提升,得益于旗舰车型P7的引领。

何小鹏指出,在P7交付量快速增长的引领下,第四季度交付总量再创新高达到12964辆,这也推动小鹏汽车取得了全年强劲的运营和财务业绩表现。

财报显示,2020年Q4,P7交付量达8527台,环比增长37.3%。

然而,作为P7的对标车型,国产版Model 3 2020年销量达13.7万辆。特斯拉大幅降价后,其价格区间已与P7高度重合。

未来,P7能否继续带动小鹏的毛利率稳步提升?

2021年2月,小鹏交付新车2223辆,同比去年2月提升240%。其中,小鹏P7交付量达到1409辆。

从前2月的销量走势来看,P7的交付量仍处于增长期。毛利率转正后,交付量的增长,肯定会带动利润的提升。”于清教说。

此外,虽然P7有望进一步带动毛利率提升,但小鹏未来仍存在一定风险。

与蔚来、理想相比,小鹏的研发费用率最高,其亏损大多来自高昂的技术投入。

2020年,小鹏汽车的研发支出为17.25亿元,在整体营收中所占比29.52%,远高于蔚来、理想的15.32%和11.62%。

这与小鹏汽车在自动驾驶上的布局有关。何小鹏在电话会上表示,预计在2021年年底,小鹏的研发人员数量会超过之前的1倍,同时还会在生态体系里面布局大量的技术研发人员。何小鹏相信,激光雷达和更高等级算力的智能汽车会是未来自动驾驶的标配。

理想的纯电隐忧

理想的未来,是纯电还是增程式路线?

这个疑问从理想汽车发布初期至今,依然未曾消失。不过,从理想2020年第四季度财报电话会上看,至少在未来几年内,纯电与是增程式两条路线或将并行发展。

李想在会议中提到,从2022年开始,理想汽车每年至少会发布2款新的产品交付市场,并且在2023年会交付纯电系列产品。

虽然制定了清晰的新产品规划,但其2020年的研发投入却出现了下降。

财报显示,理想汽车2020年全年研发费用为11.1亿元,比2019年的11.7亿元下降了6%。截至 2020年12月31日,公司现金储备达到298.7 亿元。

对于研发投入减少的主要原因,理想方面解释称,理想仅投放了一款车型(理想 ONE)到市场, 2019年为准备生产理想ONE而支付了较高的验证和测试费用,2020年因为没有新车,所以此项投入减少了。

目前,理想旗下仅有理想ONE一款增程式车型,研发投入减少,加之现金储备近300亿元。理想是否开始为两年后上市的纯电车型做准备?

旗下没有纯电动产品,也未与宁德时代等动力电池大厂进行深度绑定,成为了理想在纯电领域的隐忧。

不过,理想上市以来,已逐渐加快纯电动的研发,着重于高压和快充,现在已拥有Whale和Shark两个高压纯电平台。

李想在电话会议中指出,之所以使用高压平台,是想提高整个充电效率,充电速度和充电体验。理想在建立之初就一直在研究快充,无论是国家整个法规的发布还是技术,都达到了一个相对成熟的阶段,所以理想也加快纯电动研发的速度。

理想纯电车型已经在研发中,其已明确表示将加速纯电动研发速度,在这个过程中,需要长期的资金投入以及核心技术的支撑,对于目前车型相对单一的理想来说,首先就是要扩充产品矩阵,扩充产能及渠道,加大研发投入。”于清教告诉bob dylan

另外,从目前的交付量来看,理想汽车有望成为三家造车新势力中第一个实现年度净利润转正的企业。其2020年第四季度实现了1.08亿元盈利,成为率先实现季度盈利的国内新势力造车企业。

2021年,理想汽车的新动作不可谓不大。

理想汽车联合创始人兼CFO李铁表示,今年理想的研发费用将进一步增加,达到至少30亿元。理想汽车将在研发方面投入更多资金,包括升级系统、计算平台、自动驾驶、纯电动汽车平台等。

2021年2月2日,理想宣布将在上海设立研发中心,成为其北京之外又一个投入资源的重要组成部分。根据官方透露,其上海研发中心规模将超过2000人,这也是为其后续纯电动车型推出以及自动驾驶技术研发进行准备。

截至2021年1月31日,理想汽车在国内47个城市拥有60家零售中心;在今年的销售网络布局规划中,理想汽车将把零售中心的数量提升到200家,城市覆盖超过100家。

就像理想汽车联合创始人、总裁沈亚楠所说,这是个激进的目标,会显著提升理想的销售额,也是在为2022年推广第二款新车上市做准备。

写在最后

“我们会横跨三个行业,数字交通、智能科技还有房地产。所以我们的名字再过 5 年再过十年,大家就知道为什么了,实现理想中的车和家。往这样一个未来看,我们今天只完成了 1% 的进度。”这是李想在一次演讲中谈到他对于理想汽车的愿景。

李斌则设想蔚来用五年或更长时间,抢占更多的BBA市场份额,希望有一天“三分天下有其一”。

在激进的快跑中保持平衡,而不是在稳健的基础上寻找加速的机会。何小鹏的愿景是“引领未来出行方式”。

未来,对于市值已破百亿美元的蔚来、理想、小鹏来说,在新四化赛道里要做的事情还有很多。尚不确定的赴港上市传闻,或许只是另一个资本故事的开始。

本文为bob dylan原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bob dylan将保留向其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如需转载或有任何疑问,请联系editor@cyzone.cn。



以上就是bob dylanbob dylan:蔚来很“理想”,小鹏并未掉队!造车新势力“三剑客”终于不再亏本卖车 | 撩车的全部报道,如果想要浏览更多精彩内容,请使用右侧或文章底部搜索引擎进行搜索,请点击关注bob体育™